English
首页 > 新闻资讯
服务教师需求 关爱教师成长 ——来自中国陶行知研究会“提高教育质量:我们为教师做些什么”论坛的思考
2016-05-23

                       王坤 杨继利

  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教师节前夕同北京师范大学师生代表座谈时指出,“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努力培养造就一大批一流教师,不断提高教师队伍整体素质,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我国教育事业发展的紧迫任务。”教育质量的提高事关国家和社会发展的长远大局,教师的专业素质是教育质量提高的基础与关键。刚刚结束的由中国陶行知研究会、陶行知教育基金会主办,《中国教育报》、《光明日报》教育部、《人民教育》、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研究中心、福建省陶行知研究会协办的“提高教育质量:我们为教师做些什么”论坛暨中国陶行知研究会2016年年会(以下简称论坛)围绕教师问题,安排了六场主题报告,一个由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研究中心做的“工作坊”,围绕“教师专业成长(共同体建设)”“学校(文化)管理”“教师权益(物质条件与精神需求)”三个主题组织了嘉宾对话讨论,旨在呼吁教育界乃至社会各界给教师专业成长更多的理解与关爱;希望和期待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学校、家长、教师教育研究者更多地思考能为教师做些什么,从而为促进教育质量提升贡献各自的力量。与会者分享了践行陶行知思想,服务教师、引领教师的经验和理念,给教育界及社会带来一股具有人文气息的清风。
  一、教师问题,一个需要给予深切关注并直面的教育命题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朱小蔓教授在论坛开幕式讲话上指出“这些年来,政府在中小学教师的学历要求、入职门槛、职业培训、物质待遇等等方面,尤其是改善农村教师条件方面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而且现在仍在继续不断地努力,但是,全国有800万以上庞大的中小学教师队伍。各种政策为教师工作创造了一些起点性的基础,一些外部的条件,然而教师真正的专业素质,尤其是教师的教育素养、道德水准、文化素养、人文情怀并没有与这些外部条件、标准的建造取得相应的、比较同步的、相匹配的成效。”
  那么这些问题产生的原因是什么?与会者认为,当前中国教师队伍存在的问题有复杂的综合性原因。其中,以显性化、标准化、指标化为特征的发展观、质量观侵入、渗透到教育领域、教师管理工作领域,不能不说是其中原因之一。有学者指出,“过度的教育竞争、不恰当的教育评价引发家长乃至全社会性的焦虑、紧张,造成不良的教育生态、扭曲的情感和人格,造成教育系统内部在干群、同侪、师生关系方面的阻隔,校长教师陷入被动疲惫、无奈无助的困境”。与会者对于部分教师职场归属感、职业尊严感不足和自信心不强,一些学校甚至发生令人痛心的殴师和师生互殴事件感到忧虑。
  二、面对现状,我们应该树立怎样的教育质量观和教师发展观?
  面对着当今知识获得越来越便捷,教学方法愈加需要应对复杂课堂的变化,教师对待学生的态度、与学生沟通的能力挑战和考验着教师的情感人文素养与能力。朱小蔓教授认为,这要求我们更多地关注那些影响教师道德操守、教育价值观、职业信念的内质性条件,比如:教师的生命状态、情感状态、情感品质及能力等等。对这些问题的妥帖解决需要满足时代要求的教育质量观和发展观的引领。朱小蔓教授在论坛中说到,“教育质量首先是学习者的生存质量和生命质量,教育质量绝不是一个可以离开个体的抽象概念。教育质量要面对每一个鲜活的学生,面对每一个教师活的生命。”“需要反思的是,在追求规模及效应的同时,对教育质量重视还不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最新出版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反思: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转变》表达到,教育虽然不能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问题,但是我们依然还是要依赖、依靠教育,因为只有通过教育改变人,才可能进而促进社会的改变。但它需要一个着眼于全局的人文主义教育方法。这部著作对于从事教育工作的人有很大启发,即:我们要思考,如何站在全球的视野,在当前党中央强有力的领导下,深刻理解新的发展观?我们如何走出困境?”
  三、优化学校组织文化,营造有助于教师成长的教育文化空间
  帮助教师成长,校长要尝试在学校内部营造起一个以关怀、友善、互助、反思、宽容、理解为特征的组织文化。溧阳市实验小学教育集团管委会主任张康桥校长介绍了他所在的学校重构学校组织文化、帮助教师成长的做法。学校撤销了原有的教研组,将教师的办公桌移到了小朋友的教室里,每个教室以老师的名字命名,老师就在小朋友的教室里办公。教室的几面墙是孩子们的学习资源区,孩子可以任意地在上面去写、去画,展示他们的作品,老师也可以利用它们展示丰富的资源;对于这种大的、空间上的调整,老师刚开始很不习惯,有些苦恼,因为以前他们在课后主要是与老师交流,现在则必须和孩子们在一起,才能找到满足孩子需求、与孩子联结在一起的教学育人的办法。
  营造有助于教师成长的学校组织文化是一个缓慢且需要学校管理者极大耐心、魄力的艰难过程,广大教育管理者需要首先跨出这艰难的一步。这其中校长对学校的身份认同尤其重要,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贵州省文史馆馆长顾久教授针对着嘉宾展示学校文化的经验评论说,每个校长的生活境遇、内心标准不同,因此所在学校会有不同文化氛围。每种类型的校长可能都有智慧,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但最重要的是校长自己要尊重教师职业工作的特点,从实际出发去建设学校组织文化,陶行知先生从来不是按一定的标准评价、管理学校的。北京师范大学钟芳芳博士在论坛中指出,营造健康的教育文化氛围,需要给予教师以极大的理解、包容与信任,要尊重教师的志趣、禀赋与理想。针对此,安徽省行知学校校长于日锦说,从他的管理体会看,教师需要有有独立自主教学、自由思想、自立于人的天地,校长应为老师松绑、解放教师。深圳市行知小学校长满小螺说,“学校发展是整体发展,仅仅靠骨干教师是做不出来的,学校的每一个人都要动起来,我们学校成立11年,除非很难改正或教化的我们辞退了,所有老师都是跟着学校成长起来的,有些老师能力弱,我们也给机会留下来,我们共同帮助,慢慢成长。”四川省阆中市教育与科技局局长汤勇认为,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和学校应该强调教师立场,坚持让教师处于教育的正中央。多年来,他倾心着力为教师,特别是地处偏远山村教师提供了“四件套的居家条件”,他要求校长充分发挥教师的个人特长,为乡村孩子开办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使教师在孩子的活跃成长中享受胜任愉快与自豪。他说,教育应践行朴素教育理念,让教育回归宁静、让教育回归常识、让教育回归本真、让教育拭去浮华、让教育顺其自然;教育管理者应当将心比心,以心换心,具有同理心。
  四、打造专业发展共同体,让教师获得成长寄托
  教师专业成长需要专业共同体给予支持条件并从中获得归属感。然而,当前教师专业共同体的建设却面临诸多难题。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副秘书长朱建人研究员分析说,教师发展机会不均等;知识本位的教育依然横行,教师简单劳动看似无需提高专业素质;事务主义文化让教师被很多非教育、非专业工作占据很大精力;教师自我认同感较差等原因,使得教师专业发展共同体很难真正形成。应该更多关注学校如何形成教师专业发展的共同体,教育管理者应做到坚持依法治校,以切实的法律制度和关怀为本的路径保障教师有足够发展动力。针对教师专业共同体的特征,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刘胡权认为,共同体是情感的共同体,在其中老师能够自由表达、自由阐述;专业的共同体,有专业知识、信息、技能的交流与碰撞;文化的共同体,具有引领教师参与并推动社会变革的力量。针对教师专业共同体的功能,中国教育报副总编张圣华认为,专业共同体要有助于强化教师的专业身份认同,累积教师内心的力量,不让一位教师掉队;专业共同体要有强大的行政支持,给予教师时间和空间支持,但是专业共同体又要“去行政化”,要使教师能够过专业生活。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是聚集在陶行知先生“爱满天下”的旗帜下帮助广大教师成长的一个重要的专业共同体。关于这样一个有着优秀教育思想和实践传统的专业共同体的发展,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周洪宇教授认为,中陶会可以更多关注教师工作与教师教育的政策,发挥民间社团组织在政策咨询方面的作用,可以侧重研究教师成长的理论与实践问题,呼吁维护教师合法权益,在以陶行知思想培养培训教师方面多做工作。新疆陶行知研究会秘书长张咏霞介绍了新疆陶研会帮助教师成长的做法。她说,“近些年国家加大了对新疆的帮扶力度,各省市直接对口帮扶新疆各地区的发展,但我们的师资依然严重不足。新疆陶研会的办会思想是融入主流、帮扶引领、携手共进。我们倡导推动学校的图书馆建设,也经常向南北疆的教师捐书、送书,让老师们读书、学习。我们每年都开展教师主题演讲活动,今年是‘我与学生共成长:教育故事讲述’。维吾尔族教师要用汉语培养学生,对他(她)们来说很难。他(她)们用汉语演讲获得极大成功,对他(她)们是极大的鼓励。我们经常进学校、指导教师赛课,教学的每个过程都带他们去走、去做。还带领民族老师一起做课题,还花大力气聘请国内名校长、教育家做培训。新疆所有教育人为新疆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教育职责,我们能做的就是点点滴滴的为教育服务,为老师们服务,为民族教育的发展服务。”
  五、高水平专家引领,来自教师教育研究者的支持与帮助
  教师成长是一个复杂的、综合的过程,需要教师的自觉努力,也需要来自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和学校基于教师真实需求的关怀与帮助,同时,教师成长是一个专业化的过程,需要高水平教师教育研究的引领。因此,教师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知识搬运工”、“能力复制员”,教师需要具有影响人(包括自己)、支撑人成长的精神素养,而教师精神素养需要长期在实践现场有意识的主动的积累、反思、磨合,就像教育部普通高校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朱旭东教授所说,教育界要为教师能够在自己的“实验田”中营造自己的“精神家园”提供帮助,教师的“精神家园”包括教师的实验精神、博爱精神、专业精神、反思精神、研究精神、学术精神。教师“精神家园”的营造需要教师从自己的“精神世界”走进学生的“精神世界”中。
  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研究中心作为全国唯一一个以教师教育为研究对象的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一直致力于探索国际教师教育的学科前沿,服务于国家高质量教师教育,尤其以高质量教师培养和培训的国家重大战略需求为目标。在其专场工作坊中,胡艳教授介绍了她多年来对上百位教师进行口述史研究的经历和发现,《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的翻译者吴国珍副教授介绍了她多年来做教师叙事探究和勇气更新活动的经历与发现,叶菊艳博士不仅在工作坊,同时专题报告了她多年来一直从事的教师身份认同研究,目的是怎么让自己更加热爱教师职业,怎么帮助教师提升职业幸福感。
  六、引导教师走向自我解放,实现教师内在潜能与积极性的充分发挥
教育具有价值性,为培养人的丰满个性与健全人格,教师要具有相应的情感人文素质。朱小蔓教授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提出这一命题。然而问题是,不是不是每一位教师都具有提高情感人文素质的意识和必要环境。朱小蔓教授带领的研究团队所开展的“教师情感表达与师生关系构建”研究项目,正是希望通过与教师一起研究在课堂教学、在师生交往中如何表达情感,使师生间可以在双向互动中彼此生长出更顺畅的联结关系,而教师自己也因在职场中得到教学、育人工作的积极回馈使自我生命充盈起来。
  上述种种呼喊出了基于美好人性培育的教育质量观和发展观,向社会各界发出了热切的呼吁:服务教师需求,关爱教师成长。正如中陶会副会长、黑龙江省教育厅原副厅长孟凡杰在论坛总结时所说,此次论坛关注了教师发展方方面面的问题,旨在服务教师需求。他建议:一要向体制和权力部门发声。提高教育质量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搭在老师身上,这种情况下呼吁为教师做些什么,就不仅仅是陶研会或某个组织团体的事情,而是国家的责任使命问题。二要向社会和家长发声。向社会发声,要让社会理解我们的教师,欢迎我们的教师,包容我们的教师,懂得我们的教师。向家长发声也非常重要,要让家长和孩子一起受教育,一起理解教育的规律与艺术。三要向教育行政部门发声。身为教育行政官员,要懂人,要懂教育,要创造性地工作。四要向校长发声。呼吁校长要实干,不要把职位当官做,校长要有正确的人才观、政绩观、质量观。校长只有解放了自己,才能解放教师。五要向教师自身发声。老师首先要做人,老师不能做人,要让孩子成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教师要有自己的精神家园,要向陶行知学习,要拿出提高分数的精力来培养学生的创造能力。六向陶研组织发声。呼吁陶研会、陶子要坚持学习陶行知的思想、精神和伟大人格。

                              版权所有: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研究中心 
                             电话:010-58804318     传真:010-58804318 
                             E-mail:bnucter@bnu.edu.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新街口外大街19号英东教育楼6层
                             邮编:100875  网站建设:盛世阳光
                             Copyright : 2015 Center For Teacher Education Research,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